AI:我可以插嘴吗

人类对悬念的追求似乎是永恒的。在艺术作品中,悬疑元素作为一种表现形式往往凝结了整个作品中最核心的冲突与释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悬念”与“猜

null


人类对悬念的追求似乎是永恒的。

在艺术作品中,悬疑元素作为一种表现形式往往凝结了整个作品中最核心的冲突与释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悬念”与“猜”成为了舞台艺术及其衍生艺术连接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一种最有效的形式。

悬念之下,“无人生还”

对悬念的运用,可以追溯到荷马史诗的年代。

在两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与《奥德赛》之中,贯穿阿凯亚人与特洛伊人之间长达十年的战争本身就在史诗的开端抛给读者(抑或听众)一个极为宏大的悬念。

最后,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点燃高潮的“特洛伊木马”,则以诡计、奇观和人类心灵深处最原始的好奇谱出了一场宏大悬念的终局。

null


传统艺术中的悬念更多的体现在故事的展开与收拢之中,或作为矛盾的铺垫,或作为冲突的终结。故事性是悬案得以隐藏其中并在情节中推波助澜作为某种催化因素的关键。

这种倾向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中得到了延续和发展。

在莎士比亚广为人知的作品《罗密欧与朱丽叶》中,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能否冲破家世的阻拦最终走到一起成为了从始至终吊起观众胃口的最大悬念,期间的一系列阴差阳错以及朱丽叶的“服毒”假死形成了剧中人物与观众之间在同一空间的悬念叠加。

null


而最终一对爱人本没有必要的先后“殉情”则以观众解谜失败的“反套路”带来的巨大冲击成就了整部作品。

当电影艺术出现之后,艺术家和观众也不满足于让悬念仅仅在故事中起到催化冲突的作用。早在1920年就有专门以侦探为主角的默片出现,此时的悬疑走上前台,甚至成为了故事本身。

一代悬疑大师希区柯克则更在悬疑故事的基础上加入了心理分析的元素。

《西北偏北》中的长镜头,《惊魂记》中没有血性却惊恐异常的78个快切镜头,《后窗》中黑暗里突然陷入静默的背景音乐,以及《爱德华大夫》中反复的现实与梦境,在用悬念做药引子将观众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同时,也给予他们直插颅内的猜谜体验。

一个有趣的巧合是,希区柯克诞生的1899年,也是佛洛伊德《梦的解析》第一版发行的那一年。不知是否是一代心理大师成就了一代悬疑大师,然而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历史的行程也是要考虑到的因素。

null


为现代人的脑洞填上最后一颗子弹的是英国女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在《无人生还》和《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建立的“孤立环境中的陌生人一个一个被杀”的概念让人们爱上了“每一轮都有人被淘汰”的模式。

在往后近百年的时光中,这些影响了无数的电影、电视、游戏,甚至是综艺节目。

“谜”与“猜”的螺旋进化

你会发现,代表艺术创作者的“悬念”与代表观众的“猜”永远处于持续进化的关系。从荷马史诗到希区柯克,作品中“悬念”所包含的元素在技术处理上越来越丰富复杂。这也是因为作为观众的人类在不断的受教育中保持着对娱乐内容承受度的进化。

已经对“套路”免疫了的现代人要求快节奏高强度的娱乐方式。于是短时间内追求最强戏剧感的综艺节目应运而生。我们所熟知的综艺节目中的“悬念”一开始还只是《正大综艺》中的歌舞节目配合猜谜小游戏。

后来台湾《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为代表的猜谜明星综艺中体现了最初的“流量”效应,分别成就了吴宗宪、陶晶莹、小S等“大牌主持”。具有话题性的“人不可貌相”板块也通过猜测明星身份的方式先后捧红了明道、吴佩慈、林依晨、陈意涵等一众新星。

后期随着音乐欣赏功能的引入,出现了《我爱记歌词》、《隐藏歌手》、《开门大吉》等主打悬念的音乐类综艺。

而在最新的高收视率音乐猜谜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中,制作人必须把悬念、淘汰赛制、舞台效果、故事性、戏剧性、新奇性、明星流量、音乐鉴赏、品牌赞助、年轻化体验等等元素充分融入一方屏幕之中,并在几分钟之内将情绪迅速推高完成释放。

null


于是,你看到了《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第一期就有多达7位蒙面唱将同台竞唱的情况。众多的唱将,在假声掩护之下,每位还拥有诸如“小了白了兔”、“赛车小子”、“厉害了我的王”这样令人摸不到头脑的花名,以及堪比COSPLAY的奇装异服。

null


如此眼花缭乱的配置,明明请的也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明星,却让对面猜评席上多达八位嘉宾同时交叉给出意见也无计可施。

于是,这些或戏剧性的表演,或归属大众娱乐范畴的桥段,便给品牌和产品的植入提供了发挥的空间。制作组最终决定启用哈弗F7汽车中内置的人工智能设备,帮助猜评团适当排除干扰项。

AI:我可以插嘴吗?

说来讽刺,当前音乐竞猜类综艺所追求的极致悬念毫无疑问是为了迎合观众们一路走高的期望值。但恰恰是这种迎合,却将猜评席上的嘉宾频频逼上了“死胡同”。

为什么阵容强大的猜评团却屡屡“死机”?我们试着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因为人的大脑机制在处理信息时常会存在误区和盲点,尤其在以下三种情况下:

面对海量信息时(量大);高并发(同时面对几件事情时很难处理);面对快速发生变化时(即时处理难度很大)。

很不幸,上面三种情况在《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中几乎同时出现了。“海量信息”自不必说。与以往的节目不同,这次的节目中包括“花名”、服装、选曲、唱法、声音,包括假音都要考虑在内。信息量远远超出单纯猜歌的节目难度。

“高并发”体现在唱将数量上。在面对一名唱将的时候,猜评团很容易对其做出有针对性的判断。每增加一名唱将,这个难度就增加一倍。当猜评团同时面对数名唱将的时候,难度更是呈几何倍数增加。

而“快速变化”则是最令人头疼的地方。当演唱结束,进入交流和问答环节的时候,唱将对于猜评团问题的诱导性回答往往突然之间就把结果引向了另外的方向。

null


比如在揭面李云迪扮演的“赛车小子”的时候。一身暴走族装扮的李云迪先是把猜评团引向了“韩寒”或者“林志颖”的方向。随后的问答中又透露出“运动很好,喜欢打网球”的属性。要知道,明星中喜欢打网球的人数不胜数,猜评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知道全部名单。

这时候,AI智能侠登场,将全部有过记录的爱好网球的歌手逐一扫描。随着名字逐一被爆出,猜评团们扫清了障碍。最后通过婚姻等其他特性成功将李云迪揭面。

null


AI的科技力

事实上,人工智能对于人类最大的贡献,是解放了劳动力,提升了脑力,节省了精力。

在脑科学中,像按开关、转头、眼睛余光、观察侧后来车等等简单的动作都属于比较低级的“蜥蜴脑”。理想情况下,这些都是不需要人类思考就能做的动作。但是因为我们是在行车状态,所以如此简单的动作都要“劳驾”人类大脑的高级能力去做判断,耗费我们的精力。

一般的车载人工智能已经可以帮助我们进行简单的路况分析,或者通过摄像头和雷达提醒司机在道路线内行驶。事实上只要设备到位,更高级的人工智能也可以在车内实现。然而车与车之间的区别不在于配置高低,而在于场景融合的好坏。

null


以哈弗F7为例,在节目中,猜评团能够与哈弗F7交流是因为这辆车上搭载了智能语音系统。这款系统的识别率高达97%,并且支持12项功能控制。比如说,你冷了、热了都可以直接跟它说,汽车会根据当前情况帮你打开空调或者调节空调温度。配合智能系统,你甚至可以一句话命令它“带我去最近的加油站,不要中石化”。随后,在驶向目的地的过程中,车载人工智能可以识别前车,实现自动跟车、刹车。盲点监测系统可以帮助驾驶员在复杂路段安全用车。在你下车的打开车门之前,它也会为你监测周围是否安全。

这一整套的功能覆盖了一个出发-行驶-到达的完整场景,这就让人在车内全程处于精神轻松的状态,能够更大程度地提高效率,节省精力。所以,人工智能不是电子计算器,快不快不用比,比的是灵性和贴心。

null


人类与AI的未来

此次《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与哈弗F7的结合,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十分具体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而这,恰恰是当前科技界需要向大众去展示的。

谷歌大脑负责人,华裔AI科学家李飞飞曾经说过,因为当前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们几乎都是中青年白人男性,所以他们对于AI未来的设想大多数会受到《终结者》和《黑客帝国》等硬核科幻艺术作品的影响。

在这些作品中,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往往并不十分光明。于是,他们在向媒体和大众解释AI的时候,往往会传递“人工智能颠覆人类”等悲观的信息。而现实是,人工智能恰恰正在帮助人类。

null


哈弗与《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的合作与其说是一次营销行为,倒不如说是一次成功的科普,营销以科技为切入点,产品展现出的形象迎合了年轻人的对科技感的喜好;与其说这是一次跨界营销,倒不如说这是一次恰到好处的场景化营销,“AI智能侠”的设定在恰当的场合让人工智能发挥了恰当的作用,与节目的融合起到很好的效果,在潜移默化中将产品的“智能科技”属性植入观众心智;与其说这是一次哈弗F7大秀科技实力的机会,倒不如说这是长城汽车对未来汽车行业的一次精准预判,是对年轻消费人群喜好的把控落地的体现。

当下的中国汽车市场,年轻化是大势所趋。哈弗将自己的年轻化战略与科技感和潮流相结合,通过年轻人关注的多个渠道进行品牌形象的输出。以“F³极致定义趋势”理念打造的哈弗F7,将年轻人所向往的Fun、Fashion和Future诠释的淋漓尽致,而这也将成为哈弗F系列车型面对下一代消费者的全新标签。毫无疑问,哈弗与《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的结合让F7车型充分展现了“智能”与“未来”的属性。哈弗F7这次让F³的成功落地,也让科技和AI的印象在年轻人心中锚定,为整个哈弗品牌的年轻化转型战略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前路未尽,人类就依然会不断进化下去。在“猜与谜”的舞台艺术中,有了AI的陪伴,我们或许会挖掘出更多前所未有的乐趣。

nu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