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热答:为什么网红日入10万,而我才月入几千?

来源:维小维生素  放寒假的弟弟过来广州找我玩,为了尽地主之谊,我打算带着他吃好喝好。  但是一顿饭吃完,我气得要死,甚至有把他一脚踹回老家的冲动。  摆在面前的美味不好

来源:维小维生素

  放寒假的弟弟过来广州找我玩,为了尽地主之谊,我打算带着他吃好喝好。

  但是一顿饭吃完,我气得要死,甚至有把他一脚踹回老家的冲动。

  摆在面前的美味不好好吃,反而目不转睛地看着网红们做直播,还一边念叨着:“哎呦,又有人给她送了一个火箭。”

  末了来一句:“姐,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你说凭啥她们一个月可以挣几十万,而我们这些985大学生毕业之后,一个月只能拿几千?”

  听到这个问题,我倒是陷入了沉思。

  突然想到,知乎上的一个热门问题:

  “为什么学历不高的网红日入数十万,而苦逼白领月薪只有几千?”

  嗯,这句话是无数人的真实写照。

问答图问答图

  说实话,当我加班到痛不欲生的时候,当我非常不想起床上班的时候,当我担忧着下个月的房租的时候,我也想到这个问题:

  别人轻松直播就能月入数十万,而我拼尽全力,却依然挣扎在生存线的边缘。我是不是投错胎了?

  后来我彻底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借着弟弟提出问题的契机,我思考了这三点。

  哪有什么一步登天,

  只是闷头走过隧道的黑暗

  在我们潜意识中,网红们挣快钱,简直就像喝凉白开一样容易。事实真的如此么?

  当然不是。

  前段时间和朋友雪萍吃饭,她是一个主播经纪公司的财务,没有人比她更有发言权。

  她每天处理着几百万元的账面流水,分给主播的打赏一点不差。

  但是谨慎如她,也会经常接到公司主播的投诉,原因是部分主播几十块钱的餐补没到账。

  绝大多数直播网红们,哪怕几十块钱的餐补,对他们来说也非常重要。

  她感慨地对我说:“表面上,很多人给他们刷鱼丸、鱼翅、飞机、火箭(直播礼物术语),但是背后的生活不是常人可以忍受。”

  想要做一名直播网红,首先要抹去棱角接受公司的包装和培训;

  与此同时,你要有超高的情商应对鱼龙混杂的观众;

  你还要有十足的耐心和逆商,才能熬过十几个小时的漫长直播。

  去年去出差的时候,因为业务问题跟一位直播网红聊过一段。

  我那时候才知道,她们的真实生活真的极度灰暗——10个网红有9个都有抑郁倾向。

  想不到吧?月入十几万的人,人生只能用四个字形容:茫然无措。

  每天睁眼,刷牙洗脸,随便吃点东西就开始直播。

  不能走出直播间,一个小单间就是自己一天的活动范围。

  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直播;从早上11点到凌晨3点,全部都是直播。

  没有周末,也没有节假日,生活作息根本没有规律可言;

  对着电脑屏幕说唱蹦跳,哪怕看直播的观众只有1个人,都要真诚地留住他。

  这种情况下,多少20出头的女孩儿能熬得过三年?

  很多人努力了一年又一年,红不了,没资源,没人刷礼物,每天只能在苦熬;

  有些人踩了狗屎运爆红了,赚了很多钱,又会眼睁睁看着新秀把自己的位置挤掉。

  事实上,我们只是看到了极少数网红的发家致富,就以为但凡网红生活都美好得像天堂。

  你以为是窥一斑能见全豹,其实只不过是弱水三千取了一瓢。

papi酱
papi酱

  人生的两种曲线

  没有孰高孰低可言

  我弟听完我的言论却觉得,

  网红们短时间内能挣到那么多钱,哪怕累一点也值得了。白领们还不是要拼死累活,加班到深夜,最终收入只有她们的十分之一不到。

  同样辛苦打拼,怎么人生就这么不公平呢?我们坚持所谓的“一万个小时的练习”真的有意义吗?

  我思考了一下回复他:把人生的战线拉长来看,谁输谁赢还真的不一定。

  巴菲特有句名言:只有当大潮退去的时候,你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网红的爆红和沉寂,完全没有规律可言。甚至可以说,她们在“吃青春饭”。看上去挣钱快如井喷,实际上是积累的却是短期财富。

  每一个网红,都有生命周期,从没有人保证他们一直拥有注意力。

  从我们财商的周期理论来看待,网红们的价值创造能力是下图:

  达到一个峰值之后就逐渐下降。

  短期爆发,但是也迅速退潮。

网红价值创造能力走势图
网红价值创造能力走势图

  任何坚持一万小时定律在努力的人,他们的价值创造能力是下图:

  达到峰值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长期来看是持续增长的。

坚持一万小时定律在努力的人价值创造能力走势图
坚持一万小时定律在努力的人价值创造能力走势图

  最后你会发现,两个图所创造的价值,也就是“蓝色的区域”,大小面积并不差太远。

  所以,一些有危机感的网红们会转型开淘宝店、做美食和小红书护肤达人,希望自己的未来下滑部分来得远一点,慢一点。

  比如张大奕,她就成功转型,淘宝店最高的时候一天赚1.7亿,现在公司都在美国上市了。

  人生的上半场,也许需要依仗出众的长相和情商,但是人生下半场,拼的就是财商和思维。

  擅长写毒鸡汤的咪蒙,是山东大学中文系的硕士。红之前已经写了10多年传统媒体;

  《奇葩说》第一季“奇葩之王”马薇薇是中大毕业;红之前已经打了10多年辩论;

  凭借知识付费出名的罗振宇,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博士;在中央电视台泡过了10年。

  他们都是另一种样子的网红。

  而他们能红那么长时间,还能红成了一个商业模式,绝对不是天上掉馅饼,他们练过的绝对不止1万个小时。

  雷军说过很著名的一句话:“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可是后面还有一句几乎无人提及:“长出一个小翅膀,你就能飞得更高”。

  谁懂得为自己塑造一个翅膀,才真正的不至于在风停之后摔得仰面朝天。

  你所耿耿于怀的差异,

  其实是对自我现状的不满

  其实,无论是我弟,还是这位知乎网友,看到的不是对网红们的鄙视,而是对自我现状的严重不满。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满就油然而生:

  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工作,居然还不如网红们的随便吆喝?

  为什么我付出这么多,却依然没有回报?

  本质上,他们不是社会价值观错了,而是这种对比的价值观错了。

  《红鳉鱼》有这样一段话:

  嫉妒为何物?就是自己不去努力,不去付诸行动,揪着对方不放,连自己也落得下作,这就叫做嫉妒。

  本来为了和对手相匹敌并超越对方,而去进行一复一日地努力,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但人总是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相比努力而言,嫉妒更加轻松。

  网红的确有月入数十万的,然而白领也是。偏偏我们看到的,是月入数十万的网红,和月入几千的自己。

  怎么没想着拿月入数十万的白领和自己对比呢?

  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叫同侪压力,描述的是人有我无就难受的一种匮乏心理,说白了就是嫉妒心态在作祟。

  我想告诉我弟:

  这种对比和嫉妒一点意义都没有,而且只能让自己的心理越来越不平衡。

  与其有时间去想这些东西,还不如想想怎么才能突破阶层,让自己不再做月入数千的白领。

  德鲁克说过,未来不可怕,可怕的是变化的未来,我们仍然沿用旧的逻辑。

  毕竟挣钱不是我们的目的,持续挣钱,才是我们一生的课题。

  月入十几万的网红们刺激我想通这系列的问题,我非常感激。

  我希望终有一天,我也能成为月入十几万的白领,骄傲地对自己说:网红有惊为天人的颜值,而我,有匹敌流量价值的实力。

  网红这两个字,很奇怪,一听就带着贬义是怎么回事?

  我分析了一下,很简单:一是“网”不是中央电视台,没什么权威性,通过网来红似乎都是有点招鄙视的草根。二是你上网我也上网,你却“红”了,这不是招人嫉恨是什么?所以,网红没错,错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贪嗔痴妒的诸多情感吗?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