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柑橘产业发展到了十字路口,若处理不好,将重蹈广东柑橘产业覆辙!

近两年,广西柑橘大品砂糖桔出现了较大的价格波动,特别是从去年12月份砂糖桔上市以来,价格就一直往下跌。一些果农期盼年后价格能回升,于是留树保鲜至年后采摘,但至元宵前几天价格

近两年,广西柑橘大品砂糖桔出现了较大的价格波动,特别是从去年12月份砂糖桔上市以来,价格就一直往下跌。一些果农期盼年后价格能回升,于是留树保鲜至年后采摘,但至元宵前几天价格也是差强人意,好果价格也只是在2.5元左右/斤,相比往年5~6元/斤的价格,着实相差甚远,这是众多果农心理无法接受的。


但即便这样,有业内人士表示,按照每斤砂糖桔1~1.3元的成本算,有两块多的价格,凭借着砂糖桔优质高产的特性,它还是一个非常诱人的行业。但问题是,很大一部分果农果价却是低于2元,有些甚至跌破1.5元,可以说是微利或是保本,如果除去人工、租金等成本,一些果园甚至是亏本。一时间,产量过剩、价格践踏、砂糖桔产业是否已走到末路等词语充斥各大农业媒体,整个产业链人士都崩紧了神经。产业链条环环相扣,作为产业链末端的果农赚不到钱,将有可能影响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于是,疑虑声四起:还该坚持下去吗?坚持下去还有希望吗?今天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砂糖桔产业潮起四会

昔日广东砂糖桔产业兴衰
是今天广西砂糖桔产业的镜子


都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作为邻居的广东省,其砂糖桔产业兴衰史可以作为一面镜子,为广西砂糖桔产业的发展找寻一条出路。砂糖桔产业潮起广东四会,兴起于2001年前后,至2006年达到巅峰,其时产业面积达到450万亩左右,涌现了一个个砂糖桔产业大县,比如广东广宁、郁南、德庆、英德、云安、清新等产区,一个县种植面积就达到几十万亩。凭借着砂糖桔丰厚的利润,广东农村社会面貌也是焕然一新,一幢幢砂糖桔楼拔地而起。


令人遗憾的是,好景不长!至2007年,砂糖桔出现了收购价的较大波动,从以前的3~4元/斤(按当时的物价水平,这是极可观的价格),跌至2元多,甚至是一块多。习惯于接受高价位的果农,一下子似乎很难接受这样的价位。其实广东砂糖桔产业,其种植成本往往低于广西,特别是低于在成熟期有冰冻影响的桂北地区,因为广东绝大部分产区冬季气温较高,鲜有冰冻灾害,所以往往少了覆膜这个环节。所以,当时即使是跌破2元的价格,按照当时每斤砂糖桔1元的成本算,即使是1.5~2元/斤的价格,凭借砂糖桔优质高产的特性,广大果农觉得种植砂糖桔还是非常有奔头的。



昔日一派繁荣的广东砂糖桔产业

天有不测风云!令广东众多果农意想不到的是,2007的低价影响还没远去,2008年却是经历了百年一遇的冰冻雨雪灾害,没有防御心理的果农顿时束手无策,众多果树出现严重的霜冻果。如此多的霜冻果,在采果和选果的过程中,很难将霜冻果尽数挑选出来,同时加上冰冻天气导致路面湿滑,运输时间拉长。霜冻果夹杂在好果里面,再加上运输时间拉长,导致众多果商将果拉到消费市场后,发现整箱整箱的烂果,当年果商也是亏本严重,因此当年价格是史上最惨的,甚至是跌破1元。当年驱车在上述广东砂糖桔产区公路两旁行驶,随处可见倾倒于两旁的霜冻果,有些果农甚至宁愿果子直接烂在树上也不想去采摘,因为请人在寒冷的天气下采摘,费用较高,因此会出现倒贴的现象。


经历了2007年的低价,再加上2008年的冰冻雨雪天气冲击,连续两年的打击,似乎彻底击垮了广东果农的最后心理防线。这从往年过完农历春节后,广大果农就早早下果园干活的情况可见一斑。过完2009年农历春节后,广大果园都鲜见果农在劳作,经历了两年的打击,已经严重挫伤了果农的积极性,广大果农都萌生了这样的心理:能省则省,不想再在砂糖桔上投入太多,让它活着就行。




疏于管理或弃管,木虱肆虐,昔日砂糖桔产区已是满目疮痍


于是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由以前勤于打药施肥,到如今的不管不顾。以前在砂糖桔着色前,一般是一个月至少打两次药,如今变成了几个月才打一次药;肥料也是省着施,不让它饿死就行,能保住命就行了。于是,有心的果农会发现,2009年各产区果园就陆续开始出现果树黄化现象,而到了2011~2013年这几年,黄化更是进一步加剧。即使各产区政府出台措施,奖励砍伐黄龙病树(即便是有奖励政策,砍伐的多数都是公路两旁的黄龙病树,同时砍伐方法也是欠妥,没有先打药喷杀木虱就砍树,导致木虱到处迁飞),也呈现出无法遏制的态势,致使广东砂糖桔产业严重萎缩,目前保守估计100万亩都不到(正常挂果树)。




防治木虱不力,不得不忍痛锯掉果树

而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种植砂糖桔较早,赚到第一桶金的果农,由于在众多果农都弃管的情况下,能够坚持精耕细作,在大家都黄化的情况下活了下来。都说剩者为王,这些活下来的果农,着实尝到了甜头,在大家黄化的这几年,都享受到了高价带来的丰厚回报。


对于广东砂糖桔产业的没落,业内人士表示,这与大家在价格出现较大波动时,疏于管理或者干脆弃管有直接的关系。广东作为高温高湿的地区,砂糖桔一年抽发新梢的次数较多,而嫩梢期没有做好木虱的喷杀,木虱就极易携带黄龙病菌到处传染。而众多弃管的果园,则是一个个定时炸弹,时刻威胁着周边的健康果园,这些健康果园最终倒下,与这些弃管的果园直接相关。有资深人士直言不讳:广东柑橘产业的毁灭,就是没有喷杀好木虱,而任由黄龙病到处扩散蔓延。


广东砂糖桔产业萎缩
广西砂糖桔产业乘势崛起


随着广东砂糖桔产业的日渐式微,精明的广西人似乎嗅到了商机,就在广东砂糖桔出现大面积黄化的2011年前后,嗅到商机的广西部分农户开始大规模种植砂糖桔,其中尤以桂北地区的荔浦县最有代表性。具有先知先觉的荔浦人抓住机会,率先抢种砂糖桔,在刚投产的2014年就尝到了甜头(当时价格普遍在3~4元左右),至2017年春节后价格更是飙升至最高8元/斤,而且是供不应求。一时间,众多荔浦人靠着砂糖桔暴富起来了,媒体更是以:在荔浦拥有百万不算富,拥有上千万才算富。更有人笑言,姑娘要嫁人,只挑种有砂糖桔的荔浦人。




勤劳肯干的荔浦人将砂糖桔种出了四会味道


由于荔浦人种植砂糖桔尝到了极大的甜头,于是广西各地纷纷开始种植砂糖桔,从2015年开始更是以每年60万亩的速度递增。广西砂糖桔产业较昔日广东砂糖桔产业,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密植早产。通过密植让砂糖桔早投产,而后不断间疏行株距,通过这个方法抢占市场。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种植面积的增长以及天气、人们惜售、品质下降等原因的影响,2018年与2019年,广西砂糖桔市场价格都出现了较大的波动。相比以前的4~6元/斤的价格,如今的2块多/斤,这是众多广西果农都无法接受的。但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即使是2块多/斤的价格,按照1.3元/斤的成本算,砂糖桔产业还是比较赚钱的,只是比以前赚少了,大家心理都不平衡。而众多果农往往将价格低迷的原因简单的归咎于产量过剩,却忽视了品质的提升,更多是将精力放在了卖相上面,而甜度却是不断下降,精明理性的消费者不再买账。

不平衡心理和低迷的行情导致的最终结果是:柑橘管理投入将减少,施肥打药频率将下降,一些种植较晚,投产较迟,资金实力较差的果农甚至会出现弃管的现象。这种现象与当年的广东何其相似?随着疏于管理或者弃管果园的增多,柑橘树体抵抗力的下降,病虫害必然增多,此时黄龙病传播媒介木虱将肆虐。而一些弃管的果园也成了木虱的繁衍和栖息地,一旦有机会就往周边健康果园传播病毒,黄龙病因此而快速蔓延。


如今的广西砂糖桔产业已走到了十字路口,与当年的广东砂糖桔产业如此相似,倘若有人坚持不下去,没有很好的防治好木虱,广西砂糖桔终究会重蹈广东砂糖桔产业的老路:日渐式微最终毁灭,而一些能够继续精心管理,防控好黄龙病的果农,最终又尝回甜头。在起起伏伏中不断向前发展,这是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规律。


十字路口的广西砂糖桔产业
何去何从?路该怎么走?


如今低迷的市场行情,引发广西砂糖桔产业链人士,各农业媒体忧心忡忡:倘若管理积极性下降,削减管理投入或者是弃管,木虱将会肆虐,黄龙病有可能在局部甚至是全区爆发,这个甜美的产业将岌岌可危,会否拱手将商机让给其它产区?于是,众多农业媒体纷纷呼吁:即使是其他方面投入减少,但防治木虱这一环节绝不能掉以轻心,应加大力度防治木虱。因为在众多的柑橘病虫害当中,黄龙病被誉为柑橘的癌症,一旦得了癌症,则无法医治。而木虱是唯一的传播媒介,根据传染病学的原理,只要很好的控制好传播媒介,传染病就得以防控,黄龙病就得以遏制住。

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不可能一帆风顺,都是在起起伏伏的曲折中不断向前发展,柑橘产业,特别是其中的砂糖桔产业,这两年经历了行情低迷的影响,相信挫伤了众多果农的积极性。不排除一些果农萌生了弃管甚至是砍树的念头,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砂糖桔从种植到挂果投产,少则二年,多则三四年,并非如蔬菜生长周期短,辛辛苦苦种下,如今市场一点波动就轻言放弃,这是对自己前期辛苦付出的最大不敬。同时,当大家都选择放弃的时候,或许就成就了“剩者为王”。所以,助手君奉劝大家,利润压缩情况下,防治好木虱,防止柑橘树出现黄龙病,然后再在其它方面精打细算,努力降低成本,提高效益,这才是出路
文章来源:种植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