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农业陈韬:无人机植保在广阔农村大有可为

  12月4日下午,“大,有可为”大疆农业2019新品发布会在深圳举行,现场正式发布了全新旗舰植保无人飞机T16,该机荷载、1小时作业量分别从上一代产品的10L、90亩提高到

  12月4日下午,“大,有可为”大疆农业2019新品发布会在深圳举行,现场正式发布了全新旗舰植保无人飞机T16,该机荷载、1小时作业量分别从上一代产品的10L、90亩提高到16L、150亩,最终官方定价31888元(不含遥控器),与上一代产品价格持平,实现“加量不加价”。会后,大疆农业销售总监陈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无人机植保在广阔农村大有可为。

  无人机可成为农业数字化和精准化抓手

  南方日报:未来大疆在数字农业方面将形成怎样的布局?

  陈韬:数字农业看起来前景很美好,但在实际落地操作的时候,这条路还很远,比如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完成整个链条,数字农业简化了说就是“人机剂技”四大方向,首先是人,培养具备农业技术的人才,具备农业相应的科技使用能力;机是机器,作为技术的销售方,我们努力做好机器;与药剂厂合作,推动机器和药剂更好协作,从而推动成本降低,此外,包括植保队、更大范围的服务人员,在各自的环节想要做什么,都需要不断磨合。

  在美国,耕地辽阔,有能力做大量数据采集,可以尝试建模或者预测并加以验证,而中国很多地区尚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今后,无人机不仅可以看成是生产工具,还可以看成空中飞行的设备,在未来,植保机或许会加入更多传感器以获取更多数据。

  南方日报:植保作业还面临怎样的问题?

  陈韬:中国其实是植保无人机最好的市场,因为全球36%的农药打在了全球8%的耕地上,因而被外界诟病严重施药过量,植保无人机则将喷药从原来比较粗放式的管理,变成了精准的喷洒。

  在农村区域,大部分农民文化程度不高,年轻人不愿意务农,于是大疆就和合作伙伴,包括当地的政府机构一起推动机器普及。我们的产品出口到日韩,为什么在他们的市场能做起来,因为机械化程度非常高,比如日本植保飞手都已经存在30年,他们有职业技能证书,把无人机卖给他们不难。我们在推动国内一些省份把农机普及起来,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鼓励植保走向更广阔农村区域

  南方日报:大疆一直强调让植保队挣到钱,但目前喷药类作业平均每亩价格从去年10元降低至6元,未来会不会更低,如何让植保队实现持续营收?

  陈韬:从数据来看,全国用过无人机植保的土地占总耕地面积是2%,因为这快市场已经被教育起来,越来越多植保队扎进到这2%里展开竞争,为了获得更多的订单,就会推出更低的价格,利润自然就下滑。

  一方面,考虑到植保队提供的效率比雇人力更便宜,我们还需要更灵活的商业因素激活新的市场,价格门槛的降低实际上也让更多的植保队有动力开拓新市场,可以改善今年局部地区出现的价格战问题。一些有远见或愿意尝试开拓新市场的植保队,大疆也会给予他们足够好的机器和补贴政策,让他们认为开拓新市场有钱赚,新的市场就出来了。

  另一方面,如果单纯提供农药喷洒,价格往下走是必然的趋势。为了让他们找到更多的盈利点,我们也在想办法让飞手变得更加专业,如果把农药销售等产品也整合进来,可以拓宽他们收入来源。再比如,在面对复杂的经济作物时,前几代植保机一直操作不好,而随着机器性能的提升,今年年初我们发布了茶园模式,可以自动作业,大大降低了技术门槛,让更多植保队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发布果园模式,药企也觉得眼前一亮,未来有新的经济作物或作业模式可以和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南方日报记者 郜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