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新婚3月坠亡 丈夫和多名女子保持暧昧杀妻骗保


在2017年1月8号,在淮北的相山区,发生了一起杀妻骗保案,嫌疑人在去年被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对于这一判处,嫌疑人目前已提起了上诉。那么究竟是怎样一起案件呢?女子新

在对高某进行询问的同时,专案组民警对19楼的房间也进行了细致的勘察。民警许蔚:“在窗台上面有一个蹬踏的一个痕迹,整个现场我们后期分析还是比较符合正常的一个高坠非正常死亡的一个事件的现场。”乍一看上去,高某的身上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死者也符合高空坠落致死的条件,可细心地警方却发现,这里面并不那么简单?许蔚:“据高某的反映,这个窗台张某是反复上去多次进行了测量,这些与我们现场勘察都是有矛盾点的。”

 

窗台上只有一个蹬踏的痕迹,而高某却表示张某反复去窗台进行测量,难道高某故意隐瞒了什么?许蔚:“我们调取5栋监控发现,当天晚上7点05分,高某在电梯间里表情表现得比较淡定从容。”蒋勇:“不像是那种特别的慌张,不像有人很慌张会胡乱的按电梯,或者是摁错数这样。”专案组民警回忆说,电梯里的景象让他们印象深刻,因为在他们赶到案发现场时,高某完全变了一个样。许蔚:“我们警察来到现场对他进行询问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变得非常的悲痛同时非常的惊恐。”高某前后表情的巨大反差,加重了专案组民警的怀疑。

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张全思表示,重点围绕高某,张某的生活轨迹和感情经历开展调查摸排。新婚妻子突然坠楼身亡,而丈夫高某成为了怀疑的重点。那他的妻子究竟是意外坠楼,还是另有原因?高某是不是杀妻凶手呢?这起看似坠楼自杀的案件,死者丈夫的情绪反差,显得很异常,再加上现场的种种疑点,这让当地警方并没有很快下定论,而是进一步展开了调查。

死者张某和丈夫高某在2016年9月份相识,很快双方就坠入爱河。2016年10月12号,两个人就在安徽的萧县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警方调查后发现,结婚后,高某仍然与多名中年女性,存在着暧昧的关系。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刑警大队民警蒋勇:“这个高某向我们公安民警所说的,他与这个死者张某感情非常和睦,两个人相处特别好的这个情况是不吻合的。”与这些中年女性取得联系之后,专案组民警发现高某在与这些女性交流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说自己包装自己,说自己有房有车,经营海鲜,水产之类的生意,家里条件非常优越。”

然而专案组民警在调查之后发现,高某所说的有房有车,经济条件优越,完全就是骗人的。高某也没有房没有车,经济条件非常一般。随着调查的深入,专案组民警发现,张某和高某在结婚登记的前一天,也就是2016年10月11号的时候,两人签署了一份婚前协议。当时约定的内容是说,这个高某在结婚登记三个月之内,将名下的一些房产以及车辆过户给女方张某。在婚后,张某多次向高某要求,过户车辆和房产。当时高某也是万般的推辞,多次找借口,找一些理由来搪塞。

虚构自己有房有车,经济条件优越,高某难道是为了骗婚?随着调查的深入,专案组民警发现这背后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其家人无意中提到一句,说之前死者张某回家的时候,好像说过说高某在结婚之后,给她买过一份保险得知这一信息之后,专案组民警立即开始调查保险 一事。并在高某的前妻的住处找到了这份保单。这份保单的购买时间就是在,张某和高某结婚登记的第三天,是一份人身意外保险。保单的内容就是,如果张某在这一年内,发生了意外死亡的这样一个情况,高某会获得50万元的意外保险金。

高某会不会因为这份保险铤而走险,产生了杀害妻子张某的念头呢?通过多次突审,高某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终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高某虚构他的一个优越的身份信息,然后诱骗这个中年女性以结婚生活为理由,骗取张某为他购买了人身意外保险。同时他还签署了一个他自己本身没有能力去履行的一个婚前协议,眼看协议上签署这个时间快要到期了,在这个巨大的一个保险理赔的刺激下,高某也是独自开始去谋划,他整个的一个犯罪过程。从案发到破获,仅仅三天,警方就侦破命案,犯罪嫌疑人高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2017年1月11日,嫌疑人高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我局刑事拘留,同年的1月25日,经相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并由我局执行。